每月被偷胶丝3次‧胶工带狗保镳驱匪

关于制作

发布时间:07-19 00:10
每月被偷胶丝3次‧胶工带狗保镳驱匪(森美兰‧马口)橡胶有价,窃匪连胶丝也不放过。马口胶区偷胶丝的情况愈来愈猖獗,尤其碰到胶价高涨,更是“偷胶贼”出击的时刻,一些胶工申诉平均每个月被偷两三次,有些胶丝收购商甚至在3个月内被爆窃至少5次。为免辛苦收割回来的胶丝化为乌有,胶工如今到胶园工作时,都得带着两只“狗保镳”协助赶匪,有的则携带胶刀之余,也带一把巴冷刀及铁枝防身,一些没能力反击者只好把胶汁带回家风乾,隔天赶紧拿去卖,以免夜长梦多。胶价的行情每天不一,好价时每公斤超过4令吉,最低价每公斤也有1令吉。目前胶价回升1公斤介于3至4令吉,马口一带的胶工说,几乎每天都听闻胶丝失窃案,劫匪甚至明目张胆的抢劫胶丝或爆窃胶店,猖獗行径已达无法无天的地步。一些遇窃的胶工往往只能瞪着空空如也的胶杯,或对着被偷走盛装胶桶的胶丝大叹倒霉。然而,在警方仍未有良好方案制止偷胶丝案下,大家也只能见步行事。不少胶工为了自保权益,宁可割了胶,把胶汁带回家风乾,第二天才拿去卖,虽然多工,但至少不会被偷。胶汁带回家风乾马口中学园一名收胶女商罗娸瑂(42岁)向《》指出,她去年5月在当地设收胶丝店,短短3个月内,竟被爆窃至少5次,损失200至400公斤的胶丝。虽然她每次都去报案,但等警方办事不如自防,因此她在店内安装防盗铃,结果防範奏效,不再发生爆窃案。不过,罪案发生往往难以预料,罗娸瑂的胶店在去年10月10日上午约9时,又被匪徒盯上。事发时,现场只有她和一名员工,3名印裔男子及一名马来男子乔装顾客说有胶丝要卖后,她便吩咐员工到匪徒的后车厢取胶丝,但员工趋近匪车,却发现后车厢空空如也,这时匪徒露出真面目,亮刀扬言抢劫,叫她不可喊叫,否则“见血”。“我当时已经慌了,也不会按防盗铃叫救兵,眼睁睁看着匪徒劫走店内约2000令吉现款。”询及偷胶丝案,罗娸瑂相信窃贼偷了胶丝后,把胶丝脱售给其他胶店。“有些胶商暗地里收取来历不明的胶丝,是无法制止的。”她说,通常她都是与熟络的胶工接洽收购胶丝事宜,而且每个月才付钱一次,以减低遇劫的风险。另一方面,她提到,她曾经听胶工说,有一批身穿胶工装的印裔经常在晚上八九时,在某个村子里喝茶,行迹可疑。“有谁会在晚上还穿着胶工装,因此有人怀疑他们可能是偷胶丝的小偷。”受害者1:胶工蔡喜生巴冷刀铁枝防身胶工蔡喜生于10月25日上午11时许在马口美利顿胶园割胶时,被一名印裔骑士抢走一桶约20公斤、价值70余令吉的胶丝。他立刻骑摩多追匪至约2公里,但仍被熟悉胶园路况的匪徒抄捷径逃脱。来自马口甘榜英达的蔡喜生说,事发当天他在胶园把胶丝收集好后,装进桶内,準备抬上摩多载返马口出售,突然出现一名没有戴头盔、脸上留有鬍鬚的印裔骑士(约30余岁)向他问东问西。“他假装问我山芭前后的胶树是否已经割光,还问我準备把胶丝卖给谁及在哪里出售?当时,我以为他是路过的小园主,便回应他山芭的胶树已经割光,我还告诉他,我的胶丝準备卖给马口中学园的胶丝站。”匪熟悉捷径不料,蔡喜生语毕,印裔男子就迅速从他的摩多架上抢走胶丝桶,发动摩多引擎逃之夭夭,这时蔡喜生才惊觉对方是劫匪。“我赶紧骑上摩多追逐匪徒,但匪徒似乎非常熟悉胶园的路况,不断抄捷径,我追到约2公里时,他已经不见蹤影。之后,我到弄边警局报案。”如今,蔡喜生到胶园割胶,都会携带一把巴冷刀及铁枝防身。受害者2:女胶工彭金珠(70岁)执照制确认身份十多年前,政府曾实行胶工需办理执照的措施,这有助于确认胶工的身份真假,但政府后来又取消这个执照制,以致没有方法确认胶工的真假身份,无形中让窃贼有机可乘。受害者3:女胶工杨金兰(60岁)为生活怕也得去我靠割胶为生已经几十年,经常听到胶丝失窃的案件,我也被偷了好几次,就是割了胶,第二天準备收胶时,发现胶杯的胶丝不见了。胶丝偷窃案不断发生,为了生活,就算怕,我也必须去割胶,因为除了割胶,我不会做其他工作,而我最佳的防身器就是携带胶刀。受害者4:胶工姜华火(77岁)匪假助割胶劫财经常被偷胶丝,次数多得数不清,最近我还在胶园被抢劫,真是祸不单行。事发当天10月13日傍晚6时许,两名匪徒出现在胶园,其中一名匪徒假好心对我说:“给我胶刀,我帮你割胶。”我拒绝他们后,他们就抢走我的胶刀,然后把我的头按在地上,不断对我拳打脚踢,事后就抢走我身上的70令吉。受害者5:胶工谭先生(45岁)狗见可疑者狂吠我割胶快有3年了,每天凌晨5时,我都会到泰梳园的胶区割胶,把车停放山脚后,再沿途往山上割胶。我有5英亩的胶树需要割,有时小偷趁我上山不留神,就偷走我放在车内的胶丝,平均每个月被偷两三次。如今,我每天带着两只狗一起到胶园当我的“保镳”,一旦发现可疑人趋近我的车,它们就会狂吠,不过,有时还是防不胜防,偷胶贼依然有办法偷胶丝。案列:偷胶贼害全村断水偷胶贼惹祸,导致全村无水用?如此匪夷所思的事确实于去年12月16日晚上11时许,在马口榕吉花旗园发生。事发时,一名20多岁的印裔窃贼在当地胶区干案时,被当地保安员发现后制伏,保安员之后电召榕吉警方到来。当警员把窃贼押上车準备离开时,由于此处刚进行一项更换水管工程,泥土鬆软,警车的车轮不慎陷入鬆泥中,动弹不得。当时已经是午夜12点许,在无计可施下,警方唯有电召园坵一辆拖拉机到场施援,讵料拖拉机把警车从泥中拉起时,拖拉机车也不慎陷入鬆泥中。拖拉机司机猛踩油门企图挣扎,不料巨轮反而辗破地下水管,虽然拖拉车最后从泥淖中“爬”起来,但食水已滚滚涌出路面,使榕吉数以千计的用户蒙受食水中断之苦超过10小时。 ‧2009.11.30


上一篇: 下一篇:
航空百科科技|领域小米|学者观点|网站地图 申博988 申博sunbet代理 申博会员注册充值 波音线上赌城 申博真人盘口 现金网申博体育 l申博sunbet官网 申博sunbet在线娱乐 菲律宾申博企业法人 申博唯一正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