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关于制作

发布时间:05-29 07:35
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文/莎伊‧蒙哥马利

译/郭庭瑄

去爱生活给予的一切──克里斯多夫

同意把小猪带回家的人是霍华。隔壁镇的农夫友人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在维吉尼亚州照顾我父亲。他们养的可爱母猪生了一大群活力充沛的小猪,但也有几只比较虚弱、比较瘦小,其中最小的体型连其他猪崽的一半都不到,而且还染上了所有穀仓中常见的病菌。

不但眼睛分泌物很多,也有腹泻和体内寄生虫的问题。他们把这只猪宝宝取名叫「斑斑」。斑斑需要非常多的照护和关爱,一般的农夫可能没时间专心照顾牠;再说,就算牠恢复健康,市场上也没人想买这幺瘦小、不具食用与贩售价值的猪(至于跟牠同一窝出生的兄弟姐妹的宿命,就是躺在食品冷冻柜里)。我们可以收养牠吗?

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隔壁镇的母猪生了一窝小猪,斑斑是里面体型最小的还染上了多种病菌。(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通常霍华接到类似的电话都不会跟我说,他也不让我去本地的动物收容所服务,怕我最后会把所内一半的动物带回家。

我们搬到汉考克后就没有养雪貂了,只剩下两只爱情鸟、一只被主人抛弃的鸡尾鹦鹉、一只无家可归的深红玫瑰鹦鹉,以及房东那只爱撒娇又爱玩的灰白猫。现在霍华急着想让我振作起来,而他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领养一只猪宝宝。

由于我们很喜欢知名指挥家与古典音乐学院创办人克里斯多夫霍格伍德的作品,每次只要新罕布夏公共广播电台播他的乐曲,我们都听得很开心,因此最后决定用他的名字替小猪命名。我们希望能给这个小家伙一点爱和温暖,让牠不再被一大群饿坏的兄弟姐妹推开,抢不到食物吃。

最大的惊喜是,从这只体弱多病的小猪跟着我们回家的那一刻起,牠就开始疗癒我,抚平我内心的伤痛。

「嚄。嚄! 嚄!」只要牠那对毛茸茸的耳朵听见我一步步接近穀仓,克里斯多夫霍格伍德就会大声叫我,听起来好像等不及要见到我了。

一看到彼此,我们就会一起发出开心的尖叫。我会推开我们用托盘和绳子自製的临时栅门走进猪圈,然后坐在木屑与乾草堆上用手餵牠吃早餐。

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体弱多病的克里斯多夫跟着我们回家,牠开始抚平我内心的伤痛。(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接着,克里斯多夫会用牠奇妙的圆鼻子仔细调查草坪,同时不断发出咕哝声进行实况报导;等到牠走累、不想玩了之后,我们就会返回猪圈,牠会用湿答答且强壮到不可思议的口鼻部推我、钻进我的臂弯里,我们俩就这样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度过美好的早晨时光。

克里斯多夫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可爱的宝宝。牠有一对迷人的耳朵(一只是黑色,一只是贝壳粉色),一个热爱探索的粉红圆鼻,一只眼睛上覆盖着黑色斑块,看起来就跟热门啤酒广告里的虚构狗明星麦肯锡一样,而且四只猪蹄还迷你到可以站在二十五分硬币上。

想想看,一只可以塞进鞋盒里的猪耶! 不过虽然牠的体型很小,个性却很鲜明。牠不但乐观阳光,拥有丰富的好奇心,就连沟通技巧也很棒。我们很快就明白该怎幺解读牠的需求:「嚄。嚄! 嚄!」表示「快点过来,快!」;「嚄? 嚄? 嚄?」是「早餐吃什幺?」;缓慢深沉的「嚄。嚄。嚄。」是要我去揉牠的肚子,「嚄嚄嚄—」表示搔到痒处,非常舒服;至于「咿!」这种尖细的叫声则是「兴奋」的意思(虽然高音通常意味着压力)。

克里斯多夫看到霍华时会发出非常特别的咕哝声向他打招呼,对我则会发出音调稍高一点的叫声,然后用小小的蹄抱住我。我真的好爱好爱牠,爱到我都怕了。

克里斯多夫是个很喜欢有人陪的外向小子,而且经常逃出猪圈寻找同伴。我们已经用弹力绳打了一大堆结来固定猪圈的临时栅门,但克里斯多夫却用牠聪明的脑袋及充满弹性的鼻子和嘴唇成功鬆开绳结。牠实在是太想去找邻居串门子了。

「我们家草坪上有猪耶! 是你们的吗?」我常常接到这种电话,只能冲出门去把克里斯多夫带回家,有时我甚至会穿着睡衣、顶着乱髮(这种状态好像不太适合出门交际,尤其是跟那些不太熟的邻居)去接牠。

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克里斯多夫经常逃出猪圈寻找同伴。(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exels)

不过邻居都很欢迎我,因为我到的时候,克里斯多夫早就掳获他们的心了。他们会抓抓牠的耳后、揉揉牠的肚子,或是餵牠吃点心,然后兴奋地大叫:「牠好可爱喔! 好亲人!」他们都很想了解克里斯多夫,想知道所有关于牠的一切。

以前我都会词穷,不知道该怎幺开话题聊天,大多数人在聊的事情我都不懂,像是小孩啦、车子啦、运动啦、时尚啦、电影啦等等,可是现在,就连参加我最害怕的派对,我都有东西跟别人分享,例如聪明的克里斯多夫是怎幺想办法逃出猪圈的;猪不仅会认人,多年后也不会忘记对方;克里斯多夫超爱西瓜皮,超讨厌洋葱,吃东西时不会狼吞虎嚥,反而会非常谨慎、小心翼翼地用嘴唇舀起碗里的食物,一口一口慢慢吃。

「那你们之后会对牠怎幺样吗?」很多人都会问这个问题。「我吃素,我先生是犹太人,」我解释道。

「我们绝对不会把牠杀来吃,但我们可能会把牠送到国外提供大学研究」

接着我们会邀请大家来参加所谓的「晚餐秀」。如果他们自带厨余(像是不新鲜的贝果、多的起司通心粉和冷冻冰淇淋之类)来的话,就可以亲眼看克里斯多夫把那些食物吃掉。

这个活动每次都很欢乐。美国人不喜欢浪费,再加上「看克里斯多夫开心吃东西」的消息迅速蔓延,很快的,原本还是陌生人的邻居都变成朋友了。

克里斯多夫来到我们家的第二个秋季,我们决定做点改变,建立新的生活习惯。现在的牠非常强壮,体型大到无法使用牵绳,但我可以用厨余桶(整个社区都很愿意做出贡献,成为我们的厨余来源)引诱牠走到后院那片辽阔的「猪猪高原」。

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我用厨余桶引诱克里斯多夫走到后院散步。(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exels)

随着腰围不断增长,克里斯多夫的名气也越来越响亮。到了五岁的时候,牠的体重飙破三百公斤,这也难怪,毕竟食物从四面八方涌进来,整座城市都是牠的小餐馆。

邮局局长会把剩下的蔬菜留给牠,然后在我们的信箱上贴一张黄色小卡,让我们知道该收厨余了;隔壁镇的起司店老闆会把好几桶剩菜(像是麵包皮、煮失败的汤、番茄的两端等等)直接送到猪圈,没意外的话还会唱歌剧给克里斯多夫听;邻居们则会带苹果、长得太大的栉瓜和製作起司时留下的乳清来餵他。

克里斯多夫的仰慕者遍及全球。我去研究猎豹、雪豹和大白鲨的时候,都会把牠的玉照拿出来给探险队上的新朋友看,让大家大为惊叹。在家乡,所有人都很喜欢牠,每次选举投票时都会有人在选票上写牠的名字。

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邮局局长会把多余的蔬菜留给克里斯多夫吃。(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exels)

克里斯多夫霍格伍德到底有什幺过人的魅力,能让大家全都爱上牠? 后来莉拉做了一个结论,她说:「克里斯多夫是一位伟大的佛教禅师。牠教会了我们如何去爱。如何去爱生活所给予的一切,就算是厨余也一样。」

真的。克里斯多夫很爱牠的食物。牠爱猪猪水疗的温肥皂水所带给牠的感受,也很爱那些小手轻轻地抚摸牠耳后那块柔软的皮肤。

牠很爱有人陪伴,不管你是小孩或大人,健康或生病,大胆或害羞,带的是西瓜皮还是巧克力甜甜圈,甚至是空手揉揉牠的耳后,克里斯多夫都会用开心的咕哝声来欢迎你。难怪大家都这幺喜欢牠。

我每天都在研究这位踩着分趾蹄、长得像猪的佛陀,自然从这位大师身上学到该怎幺尽情吸收、仔细品嚐这个世界的丰盛与美好,像是洒在皮肤上的温暖阳光,以及与孩子同乐的喜悦。

除此之外,牠开阔的心胸和庞大的体型似乎让我的悲伤变得越来越渺小、越来越微不足道。

在过了多年不断搬迁的生活后,克里斯多夫给了我一个稳定的家;在我父母和我断绝关係后,克里斯多夫用许多未婚的人、毫无亲戚关係的人及各种不同的动物为我打造了一个真正的家庭,一个既不是用基因,也不是用血缘,而是用爱组成的家庭。

*本文摘录自《动物教我成为更好的人:不管有几只脚,都要在人生道路上勇敢的前进》

重病小猪「变社区萌宠」

译者:郭庭瑄



上一篇: 下一篇:
航空百科科技|领域小米|学者观点|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