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你还相信新闻吗?

家电设备

发布时间:07-15 00:56

时至今日,你还相信新闻吗?

「故事」的书评专区,关于阅读,与阅读的人。如果阅读是生活的态度,那书评绝对是优雅的试炼。

「水门案」──两名报社记者的调查报导,掀开惊人的政治丑闻。

《总统的人马》(All the President’s Men)一书,即是当年这两位不到三十岁的青年记者伍德华(Bob Woodward)与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追查水门案过程的亲笔纪录。

自1972年从一桩水门大厦闯空门事件开始、到1974年总统尼克森辞职,中间还历经尼克森竞选连任成功,总共为时七百多天的水门案调查报导,全浓缩在这本《总统的人马》之中。伍德华与伯恩斯坦追蹤线索、不时在政治和媒体之间的暗斗角力、以及神祕的消息来源「深喉咙」,过程不仅充满戏剧张力,最后成功揭发窃听谜云、迫使「邪恶的」尼克森辞职下台的结局,也带有着强烈的英雄色彩。

《总统的人马》书名典故出自1946年的美国小说《国王的人马》(All the King’s Men),也影射了两部作品之间共同关怀:当权者建立了自己亲信集团,铺天盖地的施展权力,获得利益;尼克森即便辞职下台,仍声称其所做所为都是为了美国好、是实践美国公民所赋予他的使命。为了这个目的,总统的人马就可以不择手段吗?

《总统的人马》在台湾出版,有其非读不可的理由,特别是关心「新闻」到底还能相信什幺、还能做什幺的大众。

水门案至今已逾四十年,「水门」、「深喉咙」等词彙人人会用,却未必能将此案的来龙去脉说得清楚,绝大多数的印象可能以一句「两个美国记者揭发一件丑闻搞掉一个总统」了事,于是乎,水门案就成了众人心目中传颂的媒体神话、业界代表。

事情当然没这幺简单。

正由于这种对于美国新闻史发展的浅碟化、类型化之认识,《总统的人马》这本「原典」着作才显其价值。

读《总统的人马》理由之一,是台湾阅读环境中贫乏的美国新闻史。

市面上虽然可以找到像《美国大众传播》这类屈指可数的传播史书籍,但若非相关科系学生、或準备考试之用,鲜少有一般大众阅读。而在这些台湾所撰之美国新闻史着作,未必能全面掌握详实的原始资料,人云亦云、泛泛之论者所在多有,更甚者是对于美国新闻史造成教条化、扁平化的认识,缺乏历史角度的观照、社会与权力结构的审视。

1990年代的台湾,远流出版社做了「传播学名着译丛」,大量引介欧美相关着作,不乏传播史以及第一手见证的经典作品,读传播领域的人应该不陌生,此系列丛书或可做为认识传播史的弥补,例如新闻记者大卫‧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 1934-2007),即深度侧写了水门案当时的媒体生态。可惜这些丛书距离现在已有二十多年,市面上很少流通了。

水门案及其採访报导的过程相当複杂,不能将问题化约成简单新闻自由之争,或把人物比拟为善恶对立,而去忽略其中政治、产业结构的複杂性,也几乎无视所谓的「新闻价值观」其实是动态性的,会随着政治与社会产生变化。

当然,并不是说读了《总统的人马》就能当做历史大补帖,但至少能让读者更贴近打破这套「新闻神话」的当事人,直接面对两位记者伍德华与伯恩斯坦的纪录,特别是书中他们相当细心地、擅长于捕捉情境氛围,读者可从中对事件角色有较为立体的认识。

同样身为《华盛顿邮报》记者的伍德华与伯恩斯坦,两人年纪轻、资历也不深,被报社任命跑这条大新闻时,心情忐忑不安、七上八下。《华盛顿邮报》是创立于1877年的美国老字号,虽然是首都华盛顿的地方报纸,但拥有全国性的影响力与发行量。论及《华盛顿邮报》的着名成就,却微妙地都与尼克森有关,除了水门案以外,另一件是接续水门案前不久的「五角大厦文件」报导。

《华盛顿邮报》已经因为和《纽约时报》合作的「五角大厦文件」报导槓上白宫,揭露詹森政府的越战问题,此案虽与后来的尼克森政府较无关联,但是白宫出于机密保护、向新闻出版施压的方针因此延续。尼克森对《华盛顿邮报》的不满,也不是从水门案才开始,《华盛顿邮报》长期以来对尼克森就没有太多好脸色,喜以政治漫画的形式讽刺这位共和党人。水门案在某种程度上是《华盛顿邮报》与尼克森政府紧张关係的延续,在另一方面也是不同世代记者反叛的特性所点燃。

最初闯入水门大厦的犯人中,其中一名是前中情局CIA顾问。在水门案全面曝光以后,尼克森辞职,并承认自己下令CIA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妨碍司法。尼克森对CIA的掌控,正显示其中的角力与矛盾。

1972年尼克森当选连任后,因为对CIA的外交工作和全球战略评估表现相当不满、也充满怀疑,矢言要在第二任期之内好好整顿CIA和国务院,特别是改造CIA。尼克森还曾于1972年表示,政府最需要清理门户的单位就是CIA,于是精简人力、删减预算,并重新安排了自己的人马(如史勒辛格)到CIA里面。《纽约时报》记者提姆韦纳(Tim Weiner)在其记录中情局活动观察的着作《CIA:罪与罚的六十年》中,提到尼克森将CIA改造成总统的人马,同时他也因此相信「CIA有动机意图使他下台。」

图片来源:Wiki

台大新闻所教授林照真,在本书的导读中说:

虽然不是每一个新闻记者都能遇到水门案这样的大案,本书却提示记者该有的新闻灵感,与如何突破新闻瓶颈等真实故事。水门案绝非偶然,想做一个好记者,本书提供了重要的指南。

不是每一个记者都能遇上深喉咙,但是能从寻常案件中嗅出不寻常之处,确实并非偶然。

水门案报导证实了採访的硬功夫,不是靠坐在办公室打电话就能跑完新闻。同样拥有全国性影响力的《洛杉矶时报》新闻部就证实,他们在水门案上不断落后《华盛顿邮报》的原因,在于伍德华与伯恩斯坦花费的时间、走出去採访的路,都远多于其他只在办公室的记者。伯恩斯坦后来在波士顿大学接受荣誉学位时也说,他们并没有什幺惊天动地的技巧,只是好好写出调查报导所知道的事情,就是做好记者的工作罢了。

但《总统的人马》究竟为「想做一个好记者」,提供了什幺重要的指南?

如何坐等深喉咙餵新闻吗?

如果《总统的人马》能成为像教科书一般的教学指南,根据新闻学者舒德森(Michael Schudson)的说法,至少为记者提供了几个注意事项:

记者可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坚持不透露消息来源;其二是若记者要指控一个人,至少还需要两个以上的消息来源佐证。只依靠深喉咙的单一证据不仅危险,也极有可能落入对方的圈套。

水门案报导并不是调查性报导的起源。早在水门案之前,其他的美国都会型报社已有类似的小组编制进行调查性报导,例如《新闻日报》(Newsday)建立一支由一个编辑、三名记者和一位研究员组成的独立小组,整年只做三件调查报导。《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波士顿环球报》(Boston Globe,电影《惊爆焦点》的报社)分别都在1968、1970年间组建独立任务的调查报导小组。

在水门案以前,美国新闻环境多少有了制度性的改变。电视新闻则从1950年代到1960年代经历过麦卡锡主义,调查新闻节目也有相当程度的发展与变化。《总统的人马》书中出现的一位CBS资深记者肖厄(Daniel Schorr)便是经历过电视新闻批判高峰时期的记者,从书中可瞥见在同一事件、不同媒体环境之下,记者之间的行动。

《总统的人马》至少给了我们一个值得继续相信的範例。伍德华与伯恩斯坦的报导,后续影响了许多对新闻业产生憧憬的青年,进入业界追求第四阶级的新闻桂冠。《总统的人马》给予有志于新闻业者,对于具备批判性、反叛传统的新闻,一个强而有力的文化认同。即便水门案报导本身,亦有其争议之处。

前往粉丝团;联络团队



上一篇: 下一篇:
航空百科科技|领域小米|学者观点|网站地图 新濠国际网站多少_金沙bbin game 合盛国际app_菲赢登录728567完善 万达1956注册_lhf乐豪发 红桃娱乐app403官方下载_太阳神电子游戏平台 悦博体育app_e乐彩APP注册旧版 云顶娱乐开户送28_大润发娱乐手机登录 云鼎国际线路检测_金城娱乐平台 亚米平台注册_众发娱乐安装包 上葡京现场娱乐_玛雅集团娱乐平台代理 澳门英皇平台游戏app_开心8在线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