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言不原谅肇祸司机‧4遗孀不眠不吃泪伴夫尸

家电设备

发布时间:07-11 04:30
扬言不原谅肇祸司机‧4遗孀不眠不吃泪伴夫尸(槟城)在醉驾闯路检伤警撞死人案件中,65岁死者姆尼亚迪的4位妻子哀痛至切,一天一夜不吃不喝只用泪水来陪伴夫尸。今日(週五,6月25日)在死者举殡时,连老天爷也悲悯的下起大雨来。死者家人扬言,他们无法原谅肇祸司机酒醉驾驶的行为。死者姆尼亚迪生前拥有5位妻子,即元配妻子(大婆)米娜芝、第2个妻子加雅玛妮、苏巴玛尔、玛丽姆都,以及最小妻子莎丹德威。不过,死者元配目前人在印度,其余4位妻子在死者遗体运返家中时,就不眠不休并且片刻不离的守候在丈夫灵柩旁,哭声十分凄凉。第2个妻子加雅玛妮(62岁)指出,丈夫最后一句遗言是在临出门前的晚上,向她表示要去市区收集客户要送洗的布料。然而,当天凌晨她望着丈夫背影离开时,没想到会是最后一次目送丈夫离开。“我额头上眉间的胭脂红圆点,是姆尼亚迪出门前用红色蒂卡粉(Tika)沾水点上去的,示丈夫的祈福之意。我们结婚35年来,丈夫每天都习惯这样子祝福我,却也是最后一次的祝福了。”长子继承洗衣祖业死者长子潘迪雅拉甄告诉《》记者,由于他的母亲们过度悲伤以致心力交瘁,暂时无法冷静下来接受记者的访谈。他说,在他父亲遗体运回家后,他们的母亲就不吃不喝的陪伴在父亲遗体旁,任由孩子们如何劝告,母亲们始终无法从悲伤的情绪中回到现实。“身为长子的我已在灵堂前对父亲许下诺言,将会照顾好我的5位妈妈,同时我也会继承洗衣祖业。”拥有5名妻子、12名儿女和6名孙儿女的死者姆尼亚迪,是于週四(6月24日)凌晨4时30分在州回教堂路靠近麦当劳前的警方路检停下摩多接受警方盘查时,不幸被一辆来不及煞车的红色本田思域汽车撞伤,导致他入院后于週四上午8时02分逝世。案发当晚,死者姆尼亚迪骑着一辆红色本田摩多往双溪赖方向,以沿途向扁担饭餐馆收集要送洗的衣物。这场车祸也导致一名来自吉打居林普通行动部队23岁警员罗沙尼再陷入昏迷。家人拟诉司机讨公道死者长子潘迪雅拉甄指出,现阶段他们将先处理父亲葬礼,等葬礼结束和安顿好5位母亲后,家人将通过法律途径向肇祸司机讨回公道。“司机是醉酒驾驶才会酿成这次的意外,如果他们不是醉酒驾驶,我父亲不会枉死,所以我们无法原谅司机的过失。”警方初步调查,27岁的肇祸司机酒醉驾车并载着3名友人途径现场,司机看见警方路检时,相信是车开太快来不及煞车。据知,肇祸司机的轿车失控撞上前面的一辆私家车,复冲撞向警方及接受路检的交通人士,造成一名65岁的摩多骑士姆尼亚迪死亡、另一名摩多骑士轻伤及一名年轻警员伤重昏迷不醒。警方为教训这批涉祸青年,当场喝令他们拿着一块被撞断成两截和变形的“警方检验站”(Berhenti Pemeriksaan Polis)警示牌,蹲在案中死者的摩多旁边,为自己鲁莽行为忏悔。警员度过危险期槟州副刑事调查主任纳西尔助理总监指出,陷入昏迷的伤者警员罗沙尼再,已经清醒,并渡过危险期,但伤势依然严重。他说,警方已援引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第41(1)条文危险驾驶导致他人死亡,以及第44条文吸毒或酒醉驾驶,调查此案,并延长扣留肇祸司机。伤者罗沙尼再的父母,获知孩子出事后已于週五早上前往槟城医院加护病房探望孩子。受伤警员无法说话写纸条向家人道歉早前被醉驾司机撞伤昏迷的路检警员罗沙尼再已经清醒,但目前仍无法说话。罗沙尼再心疼母亲及家人远从柔佛赶到槟城,他以手代口在纸上写着“对不起,连累了大家”(Minta Maaf Susahkan Semua Orang),向母亲及家人的担忧道歉。罗沙尼再母亲哈丽巴和祖母是在週五早上抵达槟城,一下车就直奔罗沙尼再的病房。当时罗沙尼再已经清醒,但是口中仍插管,所以未能说话。在加护病房观察母亲哈丽巴披露,儿子在见到她时,口一直动着要跟他说话,但出不了声。她向护士拿了张纸,叫儿子把想说的写出来。“由于受伤,儿子的字体很潦草,但还是看出他写着的,是向我们道歉,害我们担心。”週五中午,医生前来巡房并替罗沙尼检查后,告知哈丽巴儿子的伤势稳定,头部也没受到重创,但仍须留在加护病房里观察伤势。这个好消息让她放下心头大石,但她不会立刻回家,仍会留在槟城照顾儿子。儿子的朋友已準备屋子让她们暂时在槟城居住。母心疼儿子被撞伤母亲哈丽巴披露,她的丈夫11年前在芙蓉遇上车祸而丧命。没想到儿子在值勤时,遇上车祸重伤入院。“在接到电话时,我一直向上苍祈祷,悲剧别在我身上重演。”她带着不安的心情来到医院,向医生了解儿子的伤势稳定后,哈丽巴的心情才鬆懈下来,但她还是心疼儿子被撞成重伤。此外,经过此事件后,询及是否会劝告罗沙尼再换工作时,母亲向记者披露:“意外是你预料不及的,只要他喜欢,复元后我们也支持他继续当警察。”哈丽巴及祖母指出,人活在世上自然面对许多危险,就算是走路,也会无端的被轿车撞死。“所以,我们不反对他继续当警察。”从小喜欢当警察23岁伤者罗沙尼再为柔佛人,自小喜欢操步和制服团体,所以志愿是当警察。在没有通过警察考试前,他是在便利店打工。哈丽巴说,罗沙尼再毕业后申请警察,但迟至3年前的第4次考试才顺利考上警察。“这个孩子从来不和我谈私事,直到有天收到一封警察发出的报到信,我才知道他中选这份工作。”她披露,当儿子收到录取通知信,他的表情让你知道甚幺是欣喜若狂。此外,罗沙尼再于雪兰莪警察训练中心训练时,曾经发生车祸导致断腿。“我喜欢青色,在母亲节那天,他才送我一件青色的马来传统女装。”‧2010.06.25


上一篇: 下一篇:
航空百科科技|领域小米|学者观点|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138 申博赌博 申博sunbet网址 申博私网包赢 申博会员注册充值 sungame申博太阳城 永利快3w普通下载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菲律宾申博138娱乐 申博管理系统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