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遭罗里撞毙:婉莹曾搭巴士车祸逃劫‧申请调公司来不及上班

驾驶百科

发布时间:06-18 08:40
兄妹遭罗里撞毙:婉莹曾搭巴士车祸逃劫‧申请调公司来不及上班(吉打‧亚罗士打)在九洞大道惨遭罗里撞毙的兄妹陈万升及陈婉莹,女死者婉莹曾在2年前搭巴士返回柔佛麻坡时,巴士在路途中发生意外,惟当时她只是饱受惊吓,没想到这次与男友逃过小车祸后,却在第3度面对意外时难逃劫数,和哥哥魂断大道。死者父亲陈清池(60岁)今日(週日,7月11日)早上在住家接受记者访问时指出,婉莹2年前便在麻坡劳工局人力资源部工作,当初她被调派到麻坡工作时,首次返乡度假后,欲返回麻坡工作途中时,在森美兰芙蓉路段,巴士曾发生车祸并翻覆,所幸女儿当时无碍,巴士上只有一人受伤。“事发当时约清晨4时许,女儿还摸黑爬出巴士。事后女儿吓得几晚都睡不着,还哭嚷着不要到麻坡工作了,经过家人安抚后,她才继续回到工作岗位。”“过后,她成功向上司申请到槟城分局工作,感到非常开心,并打算于7月1日上班,但过后因手续问题,而展延至週一(7月12日),即7月12日才正式上班,可惜最终还是无法如愿以偿。”女死者人缘好他强调,当初他反对女儿独自一人到那幺远工作,过后因为是铁饭碗,加上她租赁的房子就在工作地点对面,非常方便,便允许她在那儿工作,女儿也经常返乡。他说,女儿人缘好,获得上司体谅及赏识,并受到同事们的欢迎。兄拍不成全家福妹来不及披婚纱一场意外,让万升及婉莹两兄妹都无法在完成拍全家照和披上婚纱结婚的心愿,令人不禁感叹天意弄人。陈清池说,爱好摄影及录影的33岁长子万升,在今年的父亲节不断要求全家人让他拍下全家照,但也不晓得甚幺原因一直无法拍成。“现在,我要找一张全家福都难。我剩下的只有万升结婚时候的全家福。”他说,婉莹原打算与拍拖多年的男友翁国纽(32岁),于今年杪或明年初结婚,但如今阴阳相隔。他指出,国纽今日(週日,7月11日)早上在槟城施右脚手术,因此他无法出席丧礼及看婉莹最后一面。父:兄妹骨灰与二女儿同置陈清池说,他育有2男3女,排行第二的大女儿7岁时已经离世,如今大儿子万升和排行第4的女儿婉莹又不幸离世,只剩一子一女,令他和家人都感到非常心痛。“他们兄妹间的感情都很要好,婉莹发生意外后,我第一时间通知万升,他那天刚好周休,他接到消息就马上赶去现场协助妹妹。”他说,如今万升留下一名年仅10个月大的儿子陈麟儿,他们打算暂时让媳妇何佩芝的外家帮忙照顾麟儿。另外,他透露,两名儿女的遗体是在週日凌晨1时,送抵米都人民花园的住家停柩,并将于12日(週一)举殡,送往火化后,两人的骨灰将被安置在米都暹樾佛寺骨灰塔,与离世的二女儿安置在同一个地点。父投诉警没联络朋友告知噩耗陈清池说,警方至今完全没与他们联络,也没告诉他有关儿女遇车祸死亡的事,一切恶耗都是从友人那里得知。他指出,接到恶耗的时候,他不断提醒自己镇定。但抵达太平间认尸时,他崩溃了,也完全哭不出来。他表示,他在太平间认尸时,完全无法接受儿女已面目全非,更让他无法接受一时间痛失2名最听话的儿女。他说,万升与他如同朋友,无所不谈。向来比较爱撒娇的婉莹则到麻坡工作后,较为独立了。她每天都会多次与妈妈通电话。遗孀告诉幼子:爸爸不在了“我告诉儿子,爸爸已经不能跟我们住在一起了……”陈万升遗孀何佩芝(28岁)指出,当全家人都知道两兄妹的噩耗后,她就告诉年仅10个月大,还未懂事的儿子,有关丈夫离世的消息。“我告诉他,爸爸已不在了。如今他还小,等他长大后,我会再慢慢告诉他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她说,事发当天早上,万升接获妹妹男友车祸的消息后,启程前先将儿子送到保姆家和把她送到娘家。“丈夫出门前非没有异样,就如平时一样。”另外,她不满警方没有通知家人恶耗,以致全家人很迟才接到消息。“我接到消息时已是下午两三时,当时知道万升已离世多时,即使去到现场也没用,所以我留在家里照顾儿子。”将起诉肇祸司机陈清池强调,他将会对肇祸司机採取法律行动,以替儿女讨回公道。“迄今,我仍未见到肇祸罗里司机,而后者的同伴则在警局见到我友人时,向友人诉说了事发经过,友人也告诉我,肇祸司机是他的前员工。”他说,他也对大道公司感到不满,因为大道发生车祸并非新鲜事,一旦发生车祸后,大道公司应该马上协助把发生车祸的车辆拖离事发现场,并非只是丢下一些警戒物便离开了。吁大道强制拖走车祸车他也建议大道公司往后在发现大道有车祸后,强制将车主的车辆拖离现场,而不允许车主等待本身的拖车公司前来拖车,以保障道路使用者的安全。此外,他说,交警方面应该强制性规定所有在大道发生车祸的车辆拖离案发现场,以免酿成另一起车祸。“若当时交警在发现婉莹的男友发生车祸后,强制规定女儿将这辆车辆拖离现场,就不会酿成这宗悲剧了。”刚升部门经理遇横祸陈清池透露,儿子因为工作关係,与妻儿住在双溪大年,最近刚升任为部门经理。“他曾经说自己没有大学资格,很难在工作上升级,不过他一直都默默耕耘,最终成功跃升成高级经理,没想到却发生这个意外。”陈清池也是吉打德教会济阳阁华乐团副团长。他说,儿子万升和他一样都喜欢华乐,万升在吉华国中就读时活跃于华乐团,是乐团的敲击手。毕业后,他活跃于德教会华乐团。“不过婚后,他就很少参与华乐团了。之后,他开始热衷于摄影和录影,经常帮朋友拍摄或录製结婚照。”陈清池最后一次与万升相聚是在上週日(4日),“当时他回来帮朋友拍摄婚礼,之后还带我去吃宵夜。”他说,万升和婉莹都是家中最听话的孩子,与家人的关係也很密切。如今因一场意外失去了这对儿女,他和家人都无法接受,包括他家中的83岁老母亲。手机失窃信用卡被盗用陈万升及陈婉莹遭遇不幸后,身上的手机不翼而飞,而家属也接获银行通知,指万升的信用卡被盗用。陈清池说,万升及婉莹分别拥有两台手机,但意外后,他发现儿女各自的一台手机不见了,而万升留下的另一台手机的晶片也不见。他说,儿女的钱包内还有一些钱,但他并不晓得儿女出门时,身上携带多少钱。同时,在访问期间,死者母亲黄亚金也告诉陈清池,指银行来电告指万升的信用卡被盗用。肇祸罗里司机保外肇祸货柜罗里印裔司机于事发当天下午被警方扣留后,已在週日获得保释。怡保警区主任阿兹斯曼助理总监证实,32岁来自吉打州的货柜罗里司机,于事发后下午1时许向怡保交警报案,并当场遭扣留,警方援引刑事程序法典117条文,向推事庭申请1天扣留令。由于肇祸的货柜罗里司机在事发后离开现场,结果现场一些人士怀疑司机是否已畏罪潜逃。但随着阿兹斯曼的谈话,已证实这项说法纯属传言。警方目前援引陆路交通法令41条文调查这宗死亡车祸。你知道吗?妹车祸兄施援被撞死这宗兄妹双亡的车祸于週六中午12时20分,在南北大道频传车祸的272.2公里北上路段发生(柔佛直通槟城的内环公路)。两名死者分别是33岁哥哥陈万升和24岁妹妹陈婉莹,来自吉打州亚罗士打的人民花园。週六上午9时30分,女死者陈婉莹和32岁男友翁国钮乘车返回亚罗士打时,在南北大道失控撞向路旁的防撞杆,导致翁国钮右脚受伤,女死者则安然无恙。翁国钮送院后,女死者电召哥哥(男死者陈万升)到现场接送,没想到男死者抵达现场后却和女死者遭一辆失控的货柜罗里当场撞毙。‧2010.07.11


上一篇: 下一篇:
航空百科科技|领域小米|学者观点|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沙巴官网体育 万鸿平台注册_摩天城体育 博万通官网_金钻石娱乐app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沙巴官网体育 新濠万利彩登录_必赢贵宾会怎么卸载 大奖888黄金版登录_宝盈bbin客户端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信和娱乐app BET9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豪亨博会员登录_v1bet地址 yzc999亚洲城_bet9平台登录网址